Home / 亚搏体育官网app下载 / 华晨迷局:老牌辽宁国企为何离奇破产?

华晨迷局:老牌辽宁国企为何离奇破产?

祁玉民。图 /IC

新官上任,他先打响了降价发令枪,在售车型中华尊驰售价最高下调4万元,新车提前下线,搅动了整个车市。2006年,华晨旗下汽车销量逾20万辆,同比增长71.4%,其中尊驰和骏捷销售5.8万辆,同比增长545%。尊驰轿车一度脱销,华晨一举成为汽车销售增长冠军,扭亏为盈。

彼时的华晨,志得意满,风华正茂。

2019年祁玉民到点退休。在他卸任之时,华晨汽车集团2018年销售收入突破2000亿元,实现利税超过350亿元,成为辽宁省唯一年销售收入过2000亿元的企业集团。

有观点认为,华晨依托合资企业躺赚,乐不思蜀忽略了自主品牌发展。这种说法有点“唯结果论”。祁玉民很早就提出要重视发展自主。但他认为自主车企没必要事必躬亲,他梦想中的产品,底盘是保时捷调校,造型、内外饰用意大利的,发动机和宝马合作,三大资源一整合,自然出好车。

但华晨宝马合资公司过于成功,确实成为华晨集团的资源诅咒。业内普遍认为,与宝马集团的17年合作,让华晨汽车尝到了利用外资研发技术的甜头,但由于过度依赖合资板块,华晨汽车自主板块的销量不断下滑,市场占有率缩水。

一个城市的出租车一般优先选用本地汽车品牌,这一常规在沈阳被打破。11月底,《财经》记者在沈阳留意到,街头的出租车多为现代、铃木等外地品牌,偶有华晨中华驶过。

12月4日,华晨集团破产重整消息发布两周后,据辽宁省纪委监委消息: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前路何往

华晨集团首先要解决的是债务问题。

“这些国企是否真的没有能力偿债,这需要打上问号。要知道,这些都是AAA评级的债券。”一位资深金融专业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一些国企主动选择债券违约,可以借此实现加杠杆的操作。大型国企债券违约,涉及的违约资金可能多达上百亿,在此过程中,政府出于社会稳定的考虑,有可能给予问题国企补贴或协调银行贷款,这些国企可借此拿到更多资金,撬动杠杆。

这种观点颇有代表性:国企债券违约,以往曾通过银行贷款、永续债等获得转机,这让业内出现一种犹如磐石般的信仰,认为国企债券能够刚兑。那么这轮债券违约,为何没有银行出手相救?

一位在大型国有银行从事审计工作的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解释说:商业银行也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。对于华晨这种企业,不能及时偿还债券,银行谈不上救不救。企业应该用自己的现金流还债,而不是等银行去救。银行发放贷款,也要根据企业的偿还能力自主决定。

华晨集团任姓负责人表示,华晨集团并非有意债务违约,会依法重点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。但在华晨集团转让资产后,债权人担心的不只是华晨集团的偿债能力,还有其偿债诚意。

“破产是不可逆的,若受理的重整生效,从法理上不能撤回。”马文兵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如果有隐匿的财产一定要追回,企业负责人也要承担刑事责任。根据破产法第33条,如果债务人为了逃避债务而隐匿财产,或者虚构债务、承认不真实债务,可以追究债务人的违法犯罪行为。

马文兵称,清产核资是第一步,追回资产是第二步,如果资产基本能抵偿债务,债权人和债务人可以破产和解;如果资不抵债但有重整价值,可以破产重整,由有意向的重整投资人来收购企业,实现企业重整;资产实在没有价值那只能破产清算。

“债权人应该更多地参与到公司治理中来。”吴刚梁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要打破“国企信仰”,政府不应再为国企债务背书。有些地方出现国资部门捆绑辖内国企信用的做法,这短期内可以提高地方国企的信用、减少融资成本,但助长“国企信仰”会使某些国企的债务越滚越大。

近年间辽宁见证了多家大型国企的破产重整,先是东北特钢、大连机床、辉山乳业,再到沈阳机床和如今的华晨集团。三四年间,多家本地人引以为傲的老国企因为债务沉重而进入破产重整。

多位不同领域的专家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由于华晨在辽宁的重要地位,救是肯定会救的,关键在于怎么救?

“这次华晨绝对死不了,就是换一种方式改革。”一位华晨退休高管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华晨中国在华晨宝马中只有25%的股份,以后不能并表,一定程度的抽贷造成资金周转不灵,区区10亿元的债都还不了。上级主管单位其实是乘机提出重整搞改革,华晨2000亿元的资产,要救肯定救得活。

华晨集团的下一步怎么走?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的员工们都表示迷茫,无法证实的传闻中,各大汽车集团都有收购接盘的可能。

在马文兵看来,大型企业的破产重整周期漫长,若能顺利招募到投资人、进入重整阶段,重整期是9个月,两年内有希望重整成功。如果重整失败,那就可能耗时3年-5年才有结果。

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没有品牌、核心技术、同时缺资本的车企,未来会纷纷倒下。地方政府不要再追求短期政绩和GDP,应该对产业的核心技术有辨别能力,培养具有核心技术、愿意真心干的企业。

在中德诺浩汽车职业教育研究院院长、资深汽车评论家孙勇看来,华晨破产重整必然推动行业兼并重整,由于企业失去社会信用,华晨必然很难独立生存。在合资股权调整的背景下,华晨集团未来被行业兼并重整或是必然趋势。

责编 | 周瑾?jinzhou@caijing.com.cn本文为《财经》杂志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如需转载,请在文末留言申请授权。

(责任编辑:邱利 HN154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 
    Previous Post

    零跑汽车的“逆袭”:一家新造车企业突围记

  •  
    Next Post

    卖好车CEO李研珠:存货变成资产,是数字化价值的体现